dimanche 25 janvier 2009

Oui Wip



Une sorte de réponse à l'ami Pedro: NON

17 commentaires:

Michal a dit…

C'est moi qui flash ou il a la gueule toute venere du reverand Beatman?

Benoit Galland a dit…

Ah ouais c'est vrai que y a un air de famille!

Pedwo Zissou a dit…

hey Olaf, cette version est mieux que celle que tu m'avais montré! J'aime bien les couleurs. Il me fait penser à Jean-emmanuel Zorg. nice !

J'ai mis à jour mon post pour y glisser un lien vers ici.

Anonyme a dit…

<3

:) (enfin!)

Anonyme a dit…

酒店兼職 酒店 打工兼差 台北酒店 酒店兼差 酒店打工 禮服酒店 酒店工作 酒店上班 兼差 酒店經紀 打工兼職 酒店應徵

Anonyme a dit…

酒店經紀 酒店打工 酒店工作 酒店上班 酒店兼差 酒店兼職 打工兼差 打工兼職 台北酒店 酒店應徵 禮服酒店 酒店 經紀 打工 兼差

Anonyme a dit…

酒店經紀 酒店打工 酒店工作 酒店上班

Anonyme a dit…

酒店經紀 酒店打工 酒店工作 酒店上班

Anonyme a dit…

酒店經紀 酒店打工 酒店工作 酒店上班

Anonyme a dit…

酒店經紀 酒店打工 酒店工作 酒店上班

Anonyme a dit…

酒店 台北酒店 酒店兼差 酒店兼職

Anonyme a dit…

酒店兼職 酒店 台北酒店 酒店兼差

Anonyme a dit…

酒店兼差 酒店兼職 酒店 台北酒店

Anonyme a dit…

台北酒店 酒店兼差 酒店兼職 酒店

梁爵 a dit…

2019.11.03知名酒店經紀內幕爆料:近期台北市長柯文哲嚴查違規營業八大行業酒店,讓北市酒店市場版圖面臨不小變動。這2、3個月來市府動作頻頻,將非法酒店斷水斷電,勒令歇業。巧合的是,被查緝歇業的酒店,剛好都屬同一集團旗下店家,也讓業界出現陰謀論的耳語,知名酒店經紀透漏是有心人在背後操作,企圖搶占台北市八大行業酒店版圖大餅。
據了解,台北市酒店勢力版圖中,大概以4大派系「梁曉尊」、「何董」、「王董」、「譚董」等人為首的集團最為人知。其中最年輕圈內都稱他為(四少、四爺)的梁小尊集團一直是龍頭勢力之一,版圖則遍及中山區與東區,擁有900位酒店小姐以及約7、8家知名便服店、禮服店、制服店等..另外持有百分之70的股份。但在地方政府嚴打稽查後,大約在同一時間,梁曉尊旗下集團所屬的配合酒店,至少有中山北路段的「名仕」、錦州街的「麗都」、八德路的「敦南麗緻」等3家酒店,遭斷水斷電而歇業。就有業界人士耳語,在台北市通化街起家的「梁小尊」,原本混跡地方,在服完兵役後就到酒店當經紀人,後來認識了一名大金主,在松江路開設了第一家酒店,吸收了不少有力股東,多年來已成了新生代勢力,在台北市酒店市場版圖中,成為一方梟雄。梁曉尊/梁小尊擁有的酒店勢力,黑白關係有如同八大行業版本的雷洛。

梁爵 a dit…

2020.05.09八大行業酒店工作及舞廳業遭政府勒令停業近一個月,即使疫情趨緩,指揮中心仍未給出明確復業日期,讓酒店上班酒店小姐叫苦連天,她們有的因為繳不出房租被房東驅趕,還有單親媽媽不堪經濟壓力差點輕生,她們呼籲政府立即公告復業,並痛批紓困沒落實,很多公關想申請卻被打回票,感覺就像在耍他們。4月8日一名酒店S酒店公關確診,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立即勒令八大行業隔日酒店業停業,約48萬酒店相關從業人員頓失生計。一個月來,酒店PT基層人員的近況到底如何?政府的紓困有沒有照顧到這些人的需求?我們追蹤訪問了酒店經紀人梁曉尊和禮服店酒店打工公關明明(化名)的說法。因受疫情和政府的政策影響,酒店公關明明在一個月前失業,她說,自己本來至少月入4萬,但現在只能靠紓困金過活。雖然明明有申請到衛福部的急難救助金2萬元,但是根本無法彌補她因為停業造成的薪資損失,現在她還申請了勞動部的紓困貸款,希望度過難關。酒店經紀梁曉尊/梁小尊則說,她現在做不成經紀人,兼職做別的工作,也申請了勞動部的紓困貸款。明明和梁曉尊都是政府一夕間勒令停業,卻沒有定出任何復業期限的直接受害者。除了她們以外,還有一些是更弱勢、處境更慘的酒店小姐。明明說,有公關因為繳不出房租,遭房東要求搬走;還有一位公關是單身媽媽,戶頭僅剩幾千元,卻有小孩要養,因不堪龐大壓力一度想輕生。因應疫情,政府看似推出多種紓困方案,但是對失業陷入困境的勞工來說,其實是杯水車薪。「我雖然拿到2萬,但是又貸了10萬,這不是倒虧8萬嗎?」明明無奈地說。梁小尊也質疑,政府近日推出「擴大急難紓困」方案,每戶發1萬元現金,但申請資格是以家戶為單位計算,全家人每人每月收入加存款低於最低生活費2倍才可申請,且每戶只能請領一次,但是每個家庭狀況不一樣,父母財產不一定會分給小孩,要求每戶共享這1萬元,不僅沒道理,幫助也非常有限。區公所申請紓困 竟只有六分之一成功由於絕大多數酒店公關沒有勞保,現在他們能申請的紓困方案,主要就是衛福部1萬至3萬元的急難紓困金,或者向勞動部申請最高10萬元的紓困貸款。透過各地鄉鎮市區公所申請的急難紓困金,成為酒店小姐失業後的救命管道。然而,儘管行政院打包票說放寬申請資格,要讓有生活困難的民眾都領得到,實際的申請狀況卻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由酒店公關和經紀人組成、積極協助同業申請紓困的「酒店經紀梁曉尊」就透露,近來有超過60名酒店從業人員向他們諮詢,但是根據回報,成功被區公所受理的案例,竟然只有10名,成功率僅六分之一。被打回票的,大多都是拿不出區公所要求的文件,例如停業證明、工作證明,或是切結書沒有蓋公司章等等。梁小尊指出,公關本來就很難檢附這些文件,例如現行業界店家與公關並非僱傭關係,沒有合約之類的僱傭證明,而基層也很難取得公司蓋章或是停業證明。「衛福部好像在耍我們。」梁小尊說,她雖然成功申請到急難紓困金,但也是跑了兩趟區公所才辦成,還另外去了戶政事務所和國稅局拿到相關文件,才獲得受理。由於申請急難紓困要求的資料過於繁雜,也引發民眾怒火,衛福部也趕緊在昨天(5/6)宣布,民眾只需攜帶身分證與簽切結書即可申請,其他證明文件可由政府代查。不過梁曉尊質疑,中央的政策說得「很好聽」,可是關鍵在於地方有沒有同步照做。她說,申請的狀況每間區公所都不一樣,有的會要求出示證明,有的比較寬鬆,所以重點是要中央地方統一程序,真正簡化申請流程,「像是八大行業,若沒有相關證明,應該只要簽一個切結書,就可申請。」酒店業遭關近月 小姐盼「立即復業」疫情至今,確診肺炎的病例遍布各行業,卻唯獨只有酒店、舞廳業被勒令停業,即使確診女公關和123名接觸者都已全部檢測陰性結案,全台疫情也趨緩獲得控制,酒店業復業仍遙遙無期。「很生氣…真的又累又生氣!」梁曉尊說,疫情既已趨緩,指揮中心應該立即公告讓酒店復業,業界都願意配合防疫指示及相關控管機制。明明怒批,政府僅針對酒店業祭出停業措施,且沒有復業期限,根本是「柿子挑軟的吃」,看準酒店業是被長期歧視和污名化的產業,不會有太多人關注,停業後政府也沒有像補助其他產業一樣提供紓困,很明顯就是大小眼。指揮中心昨日被問到酒店業何時復業時表示,只要酒店業者做好防疫管理,地方主管機關可以允許恢復營業,今天指揮官陳時中又說了一次「只要任何單位符合防疫標準,就沒有所謂禁止問題」,但都沒有說明確切復業日期,復業標準也令人霧煞煞。回顧當初的酒店停業決定,是指揮中心一句話就要全台酒店和舞廳停業,現在又把皮球踢給各地方政府,地方能不能和中央同調又成為一個未解問題。從4月9日酒店業停業至今,有的酒店小姐轉入地下化,有的繳不出房租,有的連紓困也領不到,她們只想問:何時才能見到復業的曙光?

梁爵 a dit…

2020.06.06酒店小姐的基本介紹跟工作內容有YouTube頻道是以辛辣話題做為主題,其中一集他們跟酒店幹部預約小姐「框到底」(包整晚),訪談了我在酒店上班的日子從事八大行業的酒店紅牌小姐的不敢來酒店上班-酒店打工的原因生態,並且大公開要工作技巧。
YouTube頻道「酒店上班-酒店兼職-兼差如何達成人生的第一桶金」親自前往酒店帶人出場,回到家中做了酒店兼差不是一個複雜的工作環境?訪談,一開始就談及職場須知 【酒店PT 】「薪資」話題,這名「酒妹」(未透露姓名,以此做為代替)的月薪居然高達30幾萬,她甚至還吃驚做為工程師的蔗糖男月薪5到6萬「好低」。
「酒妹」透露有把禮服店當制服店在玩的客人,竟然就直接把小姐的衣服扯掉,或是摟人之後就把手直接伸進裙底的客人。「酒妹」說遇到這種變態客人,他們會先擋,但如果擋不住的話,只能藉口說要去上廁所,然後打電話跟行政求救。
酒妹還透露許多工作內幕,她們如果遇到好的客人,會使出手段來留住對方。「Owen蔗糖男」問說,傳說中「買框送S」(酒店術語中所謂的「S」就是有對價關係的性交易)的服務,「酒妹」爆出她個人的工作眉角是看對眼的話,「我就會跟他出去,送他這個(S)。」